城市软实力 > 文化底蕴 >

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文物建筑活化济南先行

发布时间:2022-07-27 10:03:59来源:爱济南

  文物建筑承载了一个城市的文化历史,也是城市亮眼的文化符号。如何更好地发动社会力量和民间资本进入文物建筑的保护利用领域,让它们焕发出时代的新光彩,提升城市软实力,是我们当今应该研究的课题,而济南多年来已经做出成功示范。

  近日,国家文物局印发的《关于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的意见》,引起了社会各界、特别是很多社会投资、经营者的关注。

  《意见》明确,社会力量可通过社会公益基金、全额出资、与政府合作等方式,按照《文物建筑开放导则(试行)》要求,利用文物建筑开设博物馆、陈列馆、艺术馆、农村书屋、乡土文化馆和专题文化活动中心等公共文化场所,也可利用文物建筑开办民宿、客栈、茶社等旅游休闲服务场所,为社区服务、文化展示、参观旅游、经营服务、传统技艺传承和文创产品开发等,提供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

  改造中的成丰面粉厂

  推动大量低级别文物建筑“有人管、在利用、出效益”

  我国76万余处不可移动文物中,文物建筑占有40余万处,其中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及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低级别文物建筑占95%以上。

  此类文物建筑数量众多、分布广泛、产权复杂,保护管理难度大。加上一些地方政府投入不足、基层保护管理力量薄弱,部分文物建筑长期无人看管,日常维护保养不到位,面临坍塌和消失的危险。因此,需要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的保护利用。

  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的内容非常丰富和广泛,目的是通过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推动大量低级别文物建筑“有人管、在利用、出效益”。

  另外,在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的程序上,《意见》也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和执行范围等,为社会力量送上了“定心丸”。

  当然,《意见》也提出了一些文物建筑在使用过程中的规定,要进行监管。

  比如规范文物建筑保护利用行为。一是加强事前监督。除发布可供社会力量参与保护利用的文物建筑名录外,《意见》还要求文物部门监督文物建筑所有人或使用人与社会力量主体签订保护利用协议,通过签订协议确定相关权利和义务,协议签订后报省级文物部门备案。二是开展事中检查评估。《意见》要求文物部门定期对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项目开展检查评估,对发生的违法违规、不履行协议约定义务或者危害破坏文物安全等行为的,要督促整改,情节严重的应立即终止协议。三是实施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意见》强调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不得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违反社会公序良俗,不得开设私人会所、高档娱乐场所,不得对文物建筑本体造成破坏,不得将文物建筑转让或者抵押、质押等。

  近年来,全国各地不断有文物建筑因保护措施缺乏、保护力度不够,而只能长期闲置,或任其荒废、损毁的事例。这样一个《意见》的出台,可以说是具有开创性的,为全国各地文物建筑的保护和利用开通了一条明路。

  济南市的文物建筑改造、利用情况颇为可观

  济南市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一个文物大市,保留着数量可观的各类文物建筑。近10年来,在对这些文物建筑的保护、利用上,济南市付出了巨大努力,摸索、尝试并实施了多种保护、利用方式。其中,利用社会力量保护、焕新文物建筑的用途等措施,让这些老建筑有了新的“生命”,从而再次走进民众的视野,再次为社会所用。

  济南宏济堂博物馆原为宏济堂药店西号,由山东宏济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在2008年平移保护后,利用老建筑本身和地下室建设成为济南宏济堂博物馆。

  山东省邮电博物馆所用建筑建于1918年7月,原为山东邮务长住宅,2010年改建为山东省邮电博物馆。

  蔡公时纪念馆所用建筑为位于经四路中段的一座民国时期的西式小楼的二楼,此处原为“五三惨案”蔡公时殉难地,2012年5月3日建成开放。另外,此楼的一楼也被改建为济南商埠文化博物馆,在同一时间开放。

  济南老舍纪念馆位于历下区南新街58号,是老舍先生1931年至1934年在齐鲁大学任教时的居所。于2013年由济南市文物局购下后改建为纪念馆。

  胶济铁路博物馆为原胶济铁路济南站的旧址,曾是铁路部门的办公地。在2016年11月18日正式建成开放,成为济南一处重要的文化场所。

  山东华夏书信文化博物馆所在建筑为始建于1904年的济南老电报大楼原址。2016年改造落成现貌。

  这些博物馆都是利用文物建筑改造而成,都已经成为宣传济南历史文化、展示建筑本身和展览有关文物的重要场所。同时,也成为保护、利用文物建筑的成功案例。

  这些文物建筑的再利用,其投资、使用者大都是国家机构或国有单位,还不能完全属于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

  除了这些,济南市也有完全由社会力量保护、利用文物建筑的成功案例。

  记者在《意见》中看到,国家对于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给出了很多有利政策,比如可以获得一定时限的管理使用权,最长一般不超过20年。

  老洋行是济南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的开端

  在济南,曾有一座文物建筑引起过全社会的关注,就是纬六路上的老洋行。这座巴洛克风格的老建筑不仅记录了济南百年开埠历史,还被评为“来济南不得不看的八处老建筑”之一。

  老洋行变民宿(崔健 摄)

  2005年9月底,因为道路要进行拓宽改造,山东意匠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出资将这座位于纬六路上的老建筑整体向西平移了15.4米,这也是山东省首座通过平移而保存下来的老建筑。2015年,老洋行被山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平移、改造完成后,这座老洋行曾被改为饭店,也曾闲置多年。如今,意匠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再次以社会力量进入,将这里改造成为了一处别具风格的城市民宿,从外观到内里的装饰、陈设,都充满了浓浓的民国风,也成为济南市一处新的网红打卡地。

  而这处完全由社会力量改造为民宿的文物建筑,也成为济南社会力量改造、利用文物建筑的最早范例。

  就在这里不远处,阜成信东记旧址变身为济南有名的咖啡馆;英美烟草行改造成了老商埠九号创意产业园;天桥西侧的成丰面粉厂旧址已经被改造,期待成为当代的时尚文化产业园区;再早些时候,济南变压器集团厂房改造而成的红场·1952文化产业园、原重汽离合器厂厂房改造而成的JN150文化创意产业园、济南啤酒厂厂房改造而成的D17文化创意产业园、济南市皮鞋厂改造而成的西街工坊文化产业园……均已接踵亮相,不断给市民带来惊喜。

  2018年1月25日,济南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公布济南市第一次历史建筑普查名单的通知》,公布了366处历史建筑普查名单。

  这个《通知》的发布,代表着济南市历史建筑保护工作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登上了更高的平台。

  到2020年,首批366处历史建筑普查名单中,已经有25处“工业遗产类”建筑,其中有6处已经变身为文化创意产业园。

  因地制宜活化利用,济南市具有前瞻性

  从大纬二路走进经三路不远,在路南的拐角处,就是小广寒电影院。这座和济南商埠同时落成、建于1904年的文物建筑,是山东省第一家、中国第二家电影院,具有极为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在济南市的历史建筑中,也有着很特殊的身份。

  不过,在经历过多种用途后,这处文物建筑被闲置了很多年。2009年,这处建筑迎来了新生。电影爱好者李建军出资1200万元对这座文物建筑进行了全面修缮,将其改造成为一处内容独特的电影博物馆和电影艺术餐厅。2011年5月1日,小广寒电影博物馆和电影艺术餐厅正式对外开放,这座百年文物建筑迎来了破茧重生。李建军也转身成了小广寒电影博物馆馆长,守护着小广寒的发展之路。

  小广寒电影博物馆和电影艺术餐厅

  进行修复时,李建军坚持修旧如旧原则,延续了建筑本身的巴洛克艺术风格,充分利用老材料和高水平的施工技术,让小广寒最大程度保留了历史感和老建筑的独特风韵。

  在内部,陈列着李建军从世界各处淘来的近4000件老放映机、老电影胶片、老电影海报、电影剧照等与电影有关的藏品,和老建筑形成了很好的气氛融和,让老建筑内部更具有“老味道”。

  老洋行、小广寒的改造、利用,成为济南市对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的最成功案例,也成为济南市利用社会力量参与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的典范,成为济南市“活化”历史建筑的代表。

  而两处文物建筑“变身”的成功,也离不开济南市多年来在这方面的不断摸索、努力、打磨和政策支持。

  对文物建筑和其他老建筑进行保护活化利用,意味着因地制宜地对文物建筑进行保护,在合理的利用中获得新的生命。近年来,济南市很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提出过要保护好济南市老城区、商埠区的各类老建筑,保留这些地方原生的生活状态。这需要社会各界群策群力,创新保护、利用和经营思维。

  意匠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刘奎认为,文物建筑、老建筑的保护不是修旧如旧就算完成了,而是要让这些建筑再次被利用起来,再次发挥出实际的使用功能,要有人在里面,要让老建筑“活”起来,产生新的社会价值,这样才是对这些文物建筑最好的保护。

  “对于文物建筑或老建筑,一定要具体建筑具体分析,不能笼统地去给同样的定义。什么样的建筑,具有什么样的功能,要进行区分。有的历史价值、文物价值比较高的,应该原汁原味地保护;而有些历史建筑,因为时代的关系已经造成了很大的毁坏,就一定要进行高品质的修缮,然后再加以当代化的利用。这样既保护了历史建筑本身,又让这些历史建筑再次发挥作用,满足当代人的使用和欣赏需求,这是一种双赢。而现在社会力量的加入,使这种保护、利用案例变得更多,力度更大,是符合此次发布的《意见》要求的,这也证明济南市在这个认识上走在了前面,具有前瞻性。而且,基本都实现了成功,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一点。”

  刘奎认为,在对于历史建筑保护和利用的问题上,要尊重历史和实际情况,让每一栋文物建筑或老建筑的历史得以延续,价值得以重生。(济南日报 记者:赵晓林)